關於部落格
  • 17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花嶼水孩兒

老師們開始分配宿舍和翻找堆積如山的行李,或許是暈船的緣故,有人還傻傻地愣在那兒不知該如何下手,尤其是初登花嶼新報到的代課老師,好像剛抵陌生環境的受訓新兵,既陌生又緊張。

長程勞頓參與開學典禮之後的教育局官員,似乎對三級離島的興學困境多了些體諒與包容。

午餐時全校教職員就在升旗台旁擺幾張小桌將就吃著。邊看海邊吃飯,遠眺大、小貓嶼的美麗景緻,享受迎面的微薰海風。老師們一個個張著大口自顧餵著早已餓癟的肚皮,誰還在乎扒入口中的是什麼食物。

用餐時校長遊說大家下午一起去浮潛。

他說:花嶼海底的美景是招待貴賓和留住新老師的秘密武器,不下海一游將抱憾終生。學校裡潛水器材十分齊全,還有保命救生衣給大家穿,既好玩又安全。

在他生動的描述之下,眼前清澈的海水令人不禁滋生一股衝動,尤其在這八月底的大熱天,潛入海水中的清涼舒爽真是擋不住的誘惑。

下午三點大伙拎著浮潛裝備來到舊碼頭,孩子們看見校長帶著老師和督學要下海,一陣奔相走告之後,幾乎學校半數的學生都跟著來玩。

他們帶了小蛙鞋、水鏡、舊內胎和釣竿,聒噪地將我們團團圍住,看來學校的老師可能不常下水,難怪孩子們這麼興奮。

幾個性急的孩子率先撲通、撲通地縱入海中,還故意濺起陣陣水花來戲弄在岸邊正謹慎著裝的老師,學生們以燦爛的笑聲挑戰著老師們的勇氣,讓人不得不硬著頭皮戰戰兢兢地涉入海中。

沒有浮潛過的教育局官員在校長悉心的指導下學習呼氣管的使用方法,每個大人的身旁都圍繞著幾個曬得黑漆漆的小不點。孩子們的水性好的不得了,他們會毫不懼生地游到你身旁招呼你、拉你和秀泳技給你看,有時還會有意無意地不小心踢到你。

在花嶼下海游泳並不是男生的專利,小女生的善泳一樣令你咋舌,就連幼稚園的小小孩也能在淺水裡戲耍,對大海毫不畏懼,對湧浪視若無睹。在這麼一群悠游自在的小游魚當中,穿著救生衣手忙腳亂地浮沉在海面的大人們更顯得笨拙可笑。

沒有任何一位島上成人加入港內的這場盛會,縱使路過岸邊也不會朝我們多瞧一眼。島上居民看見在海中玩水的孩子,就如同他們是坐在家裡打電動玩具一樣地放心。

在這偏遠的小離島,大海是孩子們的遊樂場,魚兒是孩子們的玩具。

跟在我身邊戲水的兩位瘦瘦小小的孩子,名叫文傑和嘉緯。我一向對自己的泳技相當自信,但不管我以什麼姿勢在水中前進,他們都能依樣畫葫蘆地緊跟著,且游的比我更顯得輕鬆些。霎時讓我這自大的老男人感到羞愧,也意識到自己來這個小島當老師將面臨不一樣的學習和挑戰。

嘉緯這孩子因為先天失聰而無法正常學習語言,但他的發音器官並沒有損壞,所以海面上全聽到他一個人啊!啊!啊!的叫聲,分貝大到幾乎村子都聽得到。

文傑告訴我花嶼村的早晨都是被公雞和嘉緯的叫聲吵醒,根本不會有人覺得奇怪。

當嘉緯在水中發現什麼稀奇的東西,那種興奮的怪聲才令人吃驚,我們這些外地來的人有點聽不習慣。

這回他叫得更大聲了,而且朝著我急促的比畫,我不明白他的意思,只能疑惑地望著他,他急著去拉頭正埋在水中的文傑,文傑一抬起頭來嘉緯立刻猛揮雙手。

文傑理解地笑著轉頭對我說:老師啊!他說底下有一隻大螃蟹叫你快點看。

接著他們兩人又是一陣快速比劃,讓我看傻了眼。我不稀奇海底有多少隻大螃蟹,反而是這兩位小朋友的溝通本事叫人驚訝。

我好奇的問文傑:你怎麼知道他在比什麼?還有誰看懂他的手勢?

文傑說:我也不知道,反正大家就知道他在比什麼。

果然沒錯,大多數的孩子都能理解嘉緯的手勢,尤其是他的同班同學還能用手勢和他吵架。

往往大人覺得不正常的事在孩子們的眼中卻沒什麼異樣。在小島上像嘉緯這樣的孩子,並不需要別人的另眼看待,只要你蹲成孩子的高度和他溝通,相信過些時日會和他成為好朋友。

在海中如魚穿梭的孩子們深深吸引了我,看他們來來去去輕鬆自在地悠遊在海葵和小丑魚之間,忍不住讚嘆!海的子民!水的孩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