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開學典禮

開學典禮

開學日,要前往花嶼報到的老師們提著大包小包的家當和書本,像大搬家或者更像逃難般地擠進阿煥伯的漁船,小小的船艙早已塞滿了教具、工具和青菜、白米、瓦斯桶等師生們這一陣子要用要吃的東西。

有經驗的資深教師們早鑽進狹窄的臥艙裡躺平了自己,新考進來的菜鳥代課老師則一個個坐在船尾甲板上好奇地東張西望,我和丫頭也在其中。

這趟船同時也載著兩位教育局的官員,他們要前往督導三級離島學校的開學典禮,所以住在島上的學生必須等我們的漁船到了才能開學。

碼頭邊一陣忙亂之後,這艘小小的木造漁船群漁豐號總算可以報關出港。

船緩緩駛離碼頭,已較原訂出發時間足足晚了一個小時。轟隆隆的柴油引擎聲推著搖搖擺擺的船身前進,幾隻蒼燕鷗巡梭船側尾隨送行。船穿過虎井到了外海,海水變得更深更藍。

瞥見年輕的校長不知道何時已在船尾綁了三根長長的魚線釣起魚來了,他說這一趟兩小時的航程閒著也是閒著,試試手氣姑且釣之,如果幸運的話到學校就有鮮魚招待貴賓了。

校長用的是橡膠製成的章魚假餌,餌上綁著像傘骨般撐開的魚鉤,一根根銳利的尖刺閃閃發光,看來倒楣的魚兒不小心就會被鉤子掛個正著,更別說吃餌了。看著粉紅章魚假餌跳動在船尾拖出來的那道銀白浪花上,心想這是釣魚還是挫魚?看來要當一隻大海中優游自在的魚也要相當小心謹慎才行。

魚沒釣到,倒是有人不適波浪早已暈得臉色泛青兩眼吊白。

校長卻說因為今天風平浪靜所以魚兒不容易上鉤,颳東北季風的季節比較容易釣到大魚。聽了之後有人一臉疑惑。我心想,哇塞!浪都打到甲板上來了還叫風平浪靜,那冬天可不要命?

校長邊收著魚線邊對著我們幾位新來的老師說:哪!前面那座翠綠的小島就是花嶼,那兒草木青翠,鳥語花香,所以才被叫做花嶼,花嶼不遠,只是冬天交通有點不方便。花嶼歡迎你們!

群漁豐號噗!噗!減速晃近小島,站在甲板上海風吹得皮膚黏黏的,頭皮有點發麻,雙腳被校長剛說的話嚇得有些不自在。早先躺入艙內的老師們直到現在毫無動靜,甲板上的人卻個個被激上來的浪花濺得狼狽不堪。

我因為有點暈船手緊抓著欄杆不放,晃頭晃腦地瞪著漸近的小島,像剛被強迫洗過澡的小狗般無奈。只見校長一人若無其事、談笑風生,還能放長線釣大魚,令人不得不讚嘆三級離島的校長真的很神勇。

花嶼愈來愈近,阿煥伯將船慢慢駛過東北邊巨岩裸露的岬角,波濤小了許多。遠望小島南邊的山頭上佈滿綠色植物,果真青翠。

校長說這些全是銀合歡,山上所有廢耕的農地都長滿了這種植物,已變成全島最強勢的群落,銀合歡樹叢下甚麼都長不出來,幾乎形成另一種公害。這種植物毛毛蟲特別多,有時候毒蛾的幼蟲會侵入校園,把小朋友弄得哇哇痛哭。

校長還說很想把這種一無是處的銀合歡砍光光,改種些能開漂亮花朵的植物,讓花嶼更名符其實,否則別人問到花嶼有花嗎?都有點不好意思。

海面漸趨平緩,村子映入眼簾。島上腹地有限,房舍都緊貼著岸邊一層層往坡上蓋去。一島一村,所有的住家全集中一撮,學校座落在東邊的山坡上,去年剛落成的新校舍,粉白的外牆格外醒目。為了開學典禮大清早就到學校等著舉行儀式的孩子們,此時一個個攀上校園的矮牆上揮動小手,迎接前來舉行開學典禮的群漁豐號。

漁船轉入西邊新港,瞧見一輛輛機車沿著小水泥路飛馳而來,原本空無一人的碼頭霎時熱鬧起來,原來是學校工友和熱心家長們趕來幫學校的忙。他們熟練地挽纜繫船,還幫著起貨,載運行李,不分男女老少全忙成一團。

碼頭到學校有段距離,而島上僅有的一輛老爺車不幸故障,只能靠著幾輛機車來來往往穿梭運送。看到島上的居民臉上掛著甘願與誠懇的笑容忙著,無疑是這趟叫人五臟移位、腸子打結的開學之旅最窩心的補償。

忙碌之後老師們個個汗流浹背臉色轉紅,自己下船前那種反胃欲嘔的難受感覺也消失無蹤。孩子們期待整個早上的開學典禮總算能夠開始了。(寫於1998.10.20-花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