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風車與木頭人

入冬起風後帶來一陣陣鹽水煙,刮得綠油油的草原變成如等待收割的稻子般黃橙橙的一片;野花、候鳥、牛群不見了,原本熱鬧的草原顯得淒涼。

家裡有幾個頑童造型木頭人,隨意東倒西歪地堆置,任憑風吹雨打。或許是因為這些木頭人誘發人的惻隱之心,總覺得如此胡亂堆置有點不人道,心想不如立在草原上,讓澎湖冬天的風或來春的天人菊和小雲雀陪他們玩。

木頭人共有6個,每個高約100公分,以各種不同的手勢和誇張的蛙型腿擺著嬉戲的姿態。當我和丫頭將他們分立在將近兩公頃的大草原上,這群小木頭人一下子就被大草原吞沒了,一個個孤伶伶得更顯得落寞。

丫頭說:「是不是應該讓他們看起來玩得熱熱鬧鬧、高高興興的樣子?」

老頭心想有什麼辦法叫他們快樂起來呢?塗上鮮豔的色彩?放幾個皮球讓他們玩?對草地播放搖滾樂?或者讓他們手上拿點道具?

我們坐在前廊討論如何使這些木頭人活潑起來,笨狗(我們家養的德國狼犬)則趴在草地上無趣地望著那群不會遊戲的木頭人。

風很大,呼嘯地掃出一波波好看的草浪。

「啊!有了!讓他們拿幾隻彩色的小風車熱鬧熱鬧!既招搖又三八!不是很好玩嗎?」丫頭說。

「對喔!」我附和。面對這件臨時起意的家庭遊戲,我們總算有了共識。

想做就做吧!立刻開車到馬公市區逛玩具店找風車去。

澎湖是個怪怪的地方,你不想要的東西常常有人賣;當你急著買的時候,它們卻偏偏全躲了起來。

五彩小風車我們曾經見過,這回逛來逛去就是找不到,從玩具店逛到文具店,文具店逛到雜貨店還是不見蹤影。一家家地找,再怎麼努力也無所獲,真叫人失望。後來經好心的書局老闆指點,才在中正路上的臨時五金賣場找到它,五金行賣風車,誰想得到呢?

碩大的賣場就剩一支小小風車,表明著你沒得選、沒得挑、沒得殺價,要不要隨你,唉!這支一百元的黃色小風車得來可真不容易啊!雖然我對這種渾沌沌的黃色沒什麼好感,不過看丫頭滿足地邊走邊玩也就認了,心想或許那些木頭人會喜歡也說不定。

回家之後,兩人興沖沖地用膠帶將風車纏在木頭人高舉的小手上。
風繼續吹著,風車轉了,轉得很快,塑膠製的風車柄禁不住在強風中快速顫抖著。我們坐在前廊輕鬆地喝著咖啡,看著草原上的小木頭人快樂了起來,直到夕陽西下。

隔天一早,木頭人在咻了一整夜的寒風中失去歡樂,風車只剩一支細細的塑膠桿孤單地顫抖著,扇葉早已不知去向。

昨夜的風還不到可怕的強度,小風車卻脆弱到令人意外。

丫頭說:「他們好可憐,街上也買不到風車了,麻煩你做一支給他們玩玩好嗎?」

「好吧!雖然不曾做過,試試看也行!」

澎湖的風厲害,人玩不起,植物玩不起,小風車也玩不過一個晚上,那就造堅固一點的大風車和它鬥鬥看吧!看是風車玩風,還是風玩風車。

面對無情的東北季風躲躲藏藏也不是光采的事。走出戶外,做風車來玩澎湖風,玩他個天旋地轉,玩他個五彩繽紛,看能不能在風中的野地上玩出一朵朵光彩奪目的「不凋之花」!

2003年1月31日,老頭就從這一天開始試著製作風車囉!(風車筆記之二 2003.06.14 於紅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