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澎湖的風

每年十月起,一波強過一波的東北季風吹跑了觀光客,吹散了潔白沙灘上戲水的歡笑,吹短了行人的脖子,也吹停了澎湖人大部分的經濟活動。

大風起,浪急、水冷,草枯、人稀,淒涼的海島充滿著無奈的心情。年復一年,風,澎湖人擋不住也躲不掉。居住風島的子民面對風起,被迫休息、停擺是一種宿命。

海島澎湖的夏天很「風光」,風島澎湖的冬天就只剩下「風風」和「光光」。

澎湖是夏天的海上樂園。每年暑假,艷陽下,遮陽的草帽、墨鏡到處歡笑;街燈下,曬紅的粉腿、拖鞋滿街遛躂。飛機班班客滿,中正路上人來人往,生意人口袋滿滿,一張張黑到出油的笑臉露出閃閃白牙,風光吧!

風光過後,東北季風就來了!幾陣撲天蓋地的飛沙走石之後什麼都光了。這種極端的季節轉換,毫無調適的緩衝空間,無情的風說來就來,海上浪濤飛舞大地瞬間變色,誰能理解澎湖人對風的感受?

澎湖冬天是風的舞場,帶來誇張的狂風、飛沙、滔天浪。蕭瑟中,敗牆、枯枝零零落落;寒風裡,孤鳥、野犬三三兩兩。道路空空蕩蕩,行人縮頭縮腦,一張張被風吹皺到打摺的苦臉掛著咪咪小眼,淒苦吧!誰造的孽!誰能明白澎湖人對風的厭煩?

每年風起,澎湖地表上的植物都知道該採什麼樣的姿勢迎接這排山倒海的肆虐,它們經千百歲月所累積的苦痛經驗,最後都選擇了「光禿禿」地面對。島上的植物很清楚「趴下來不是壞事,只是為了下一次站起來先做準備」。風島上的人和植物面對凜冽的東北季風都十分低調,絕不強出頭,都學會耐著性子等待下一季春天的到來。(風車筆記之一 2003.06.14於紅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